三禾少

雷安不拆不逆超洁癖,森总小蛇老师我爱他们,雷狮超帅最攻不接受反驳

[雷安/abo]当直男爱上宅男


*是群作业

*严重沙雕,日语法语均是机翻。

*关键词:abo,沙滩(谁看得出来啊),日文

*双A预警。



没有问题清走这>



最后一句:秋姐是魔鬼。

慕名而来。
(来自沙雕群友的改图)
(我忘记是谁了……)

【雷安/论坛贴】震惊!两名监考老师竟然在考场公然……

震惊!两名监考老师竟然在考场公然……

我是谁?我在哪?
刚刚考完的我是懵的……

1L 楼主

如题,今天我要说一下我们考场的那些事。等我码字。

2L

楼主怕不是UC新闻部的。

3L

同意楼上……等等楼主监考老师是男是女?

4L

楼上问到了关键。
一男一女可能是恋人
如果是两男的话……[眼神暗示]

5L

我似乎闻到了楼上的腐气!楼上起来的你的腐气飘到楼下了!

6L

不,首先是楼主打了多久的字啊,这都6楼了。

7L

瓜子部已摆好,欢迎来购买。

8L

虽然很不道德……但是,楼上!瓜子一包,最好是五香味!

9L 楼主

咳咳我来了,我先说好,是两个男老师。

10L

腐的气息察觉!

11L 楼主

我靠我当时看到他俩我吓疯了,都是我任课老师ok?
最主要的是还有那个全年级最凶的老师,也是我们的地理老师。
现在说起他我的左手突然疼……
但是还好有我们生物老师~
啊啊啊我们生物老师超好人帅,声音好听,又温柔啊从来不打我们,讲课讲的超好,就像我们的大哥哥一样。
但是我居然觉得地理老师要比他帅些……
每天被他骂哭的小女生出来后一脸花痴:“啊啊啊老师好帅我被帅哭了啊!!!”
虽说我也这么认为(划去)
为了防止暴露真名,那我们生物老师就叫a,地理老师叫l好了。
好的介绍完了我就开始写那天的所见所闻了。

12L

设定不错,先放个小板凳自己坐

13L

根据标题来看,我似乎……还是猜不到后面会有什么。

14L

楼上怕不是来水楼的……

15L

资深腐女的我已经开始激动了。

16L

楼上快抑制住你的脑洞。

17L

楼主快点啊啊啊急死人。

18L 楼主

来了来了
咳咳,那天,我本以为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到校后我才发现我错了……
l老师像只藏獒一样站在考场前面,头上还是那醒目的星星头巾……a老师则是很乖巧(?)的坐在讲台那,一脸微笑的望着我们进入考场。
当我们只要回了个微笑给a老师,辣么l老师就要瞪你了,瞪死你。

19L

这霸道总裁的占有欲!

20L

霸道总裁爱上我!

……

42L 楼主

等等上面一群刷总裁的是什么操作?
所说l老师的确很霸道也帅,也有钱也是总裁属性……
等等我在干嘛?

43L

楼主别说了,快说一下你们考场的事吧,我瓜子都快磕完了。

44L

我不嗑瓜子,上火,所以我喝茶。【端茶】

45L

我吃薯条。

46L

薯片了解一下

47L

我……等等你们怎么一起吃起来了?

48L

我鸡腿!

……

56L 楼主

我不敢相信你们居然刷了这么多楼吃的……
好了继续。
我们都坐到位子上了,然后l老师极其不耐烦的给我们发答题卡,然后a老师就开始认真给我们贴条形码,a老师贴的很仔细,很认真,老可爱了啊!
我记得a老师到我这来的时候对我笑了一下哎,绿色的眼眸宛如春风~
我当时连笔都拿不住了,前几个女生都这样,也有男生这样(???)
然后a老师小声在我边上说:加油!
我当时!爆炸!a老师!声音!超好听!
脸红and爆炸!
作为a老师带的学生我万分骄傲~
然后我突然头冒冷汗,背后发凉……

57L

看到结局,啊哈哈楼主走好

58L

妈耶我爱上a老师了

59L

a老师啊……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老师!

60L

别人家的老师……

61L

啊啊啊我好喜欢a老师啊,扛起a老师就是一个万里长征!

62L

_楼上不怕l老师吗?_

63L

怕,很怕。

……

74L

好了上面说要抢a老师的收敛点,那毕竟是l老师的,看的出来。

75L

赌包辣条,肯定l老师有意见了,肯定瞪楼主了。

76L 楼主

楼上你是不是柯,南?
好了反正我就是看到l老师黑着脸,手上的笔无意识的一下一下的敲着讲台,满,脸,微,笑。
嗯,微笑,满脸。
我当时吓的起毛了,马上埋头写题,a老师也贴完了,到了下一个学生那去。
我当时就觉得我出不了考场了。

77L

壮士走好。

78L

走好

79L

走好

80L

好人一生平安

81L

楼主那天,走的很安详……

82L

走好

……

102L

_好了差不多该停了吧_

103L 楼主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刷这么多楼,我还活着呢。
我真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会死。
在a老师回到讲台的时候,l老师正好烦躁的抽了根烟,a老师很不高兴说了l老师几句,l老师挑眉一笑,把a老师耳边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a老师好像是脸红了,毕竟耳朵都红了,然后l老师满意的出了考场去吸烟。
我,磕爆细节杀。

104L

我靠好宠啊啊啊

105L

细节什么的,我他妈磕爆啊啊啊

106L

我站这对了,太甜了。

107L

_很配不是吗?_

108L

楼上真理,所以我也站了。

109L

我也!

……

120L 楼主

这一楼,给大家打好急救电话,接下来暴击注意。

121L

兴奋!等等我好像和楼主同一考场……

122L

楼上?!我也!

123L

认亲现场?

124L

我也!才怪哩。

125L

我好像是被这老师监考过,但是应该不是同考场了,也不是同科目。

126L

我好像是他俩的学生……

127L

楼上!快!趁楼主不在说一下名字!

128L

我……我不好说……我怕死

129L

_我说!l老师叫雷狮,a老师叫安迷修,请叫我雷锋_

130L

我靠这两个老师!我跟楼主同校!

131L

怎么一群认亲的?

132L

我应该算是楼主的学姐了吧……毕业生在此……

133L 楼主

我靠!129楼的那位壮士,我们会记住你的。
我们考的是语文嘛,然后我还在和阅读题死战的时候,雷老师好像来电话了,他接了然后边很大声的说,边往门外走。
我记得有一句超大声:
“我现在在和你嫂子监考!”
当时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见安老师脸红了,然后喝水咳了几下。
我们: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雷老师再进来就是一副得逞的模样了,安老师也没怎么说,就是瞪着雷老师。

134L

啊甜的我……

135L

不行了,好甜

136L 楼主

今天不更了,明天继续。

……

……

……

1203L

早上8:42,楼主还没开始更,我们都讨论了一个通宵了……

1204L 楼主

我来啦……
等等怎么这么多人?
吓,你们一通宵没睡?
可啪的人类啊……
我在写作文的时候嘛,正抬头冥思,发现安老师把自己的矿泉水放下后,雷老师及其自然的拿起喝了一口。
……
…………
………………
是接吻吧,是间接接吻吧!
我不管了就是间接接吻了!
安老师的脸又以一种不可察觉的速度变红~
啊,安老师好可爱……

1205L

_楼主口水流到卷子上了吧_

1206L 楼主

我靠楼上怎么知道?

1207L

看得出来好吧,楼主太花痴了

1208L 楼主

不,我是个雷吹,我还是爱雷总的。

1209L

我也!

……

1245L

不是你们怎么都打字这么快?

……

1256L

我爱雷安爱的深沉,啊……

1257L

楼主又双叒叕不见了……

1258L

吃糖卡住了

1259L

加一

……

1298L 楼主

再的话就是考完之后了,120楼我已经给你们打好急救电话了
我最后一个,然后往前收卷子,在我交到安老师那去的时候,安老师弯下身来拿,然后我就看见了……
我他妈!我他喵啊啊啊啊!
我!有生之年!看见了安老师的锁骨!!!
然后我发现有点……不对劲……?
等等,
安老师的脖子上……
怎么……
好像……
有……吻痕……?
吻痕!!!我靠!!!不止啊,锁骨那好像还有咬痕!
色气!色情!
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安哥蜜色的皮肤上,有着吻痕和咬痕,很明显,难怪他穿高领的。
等等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1299L

我!死亡!120L!我需要你!

1300L

死亡了!我靠!这个啊啊啊!

1301L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啊啊啊啊啊!

……

1312L

我靠这一对我吃饱了!我暴风哭泣!啊啊啊好甜!现场爆炸!

1313L

_等等,楼主看到了安迷修的锁骨?_

1314L

_很好啊……哪个班的,说名字_

1315L

_不说我下学期查出来有你好受的_

1316L

等等楼上!雷老师?!

1317L 楼主

雷……雷老师我错了啊……(慌滴一批)

1318L

走好……

1319L

谢谢楼主为我们舍命分享雷安糖

1320L

_谁再说我锤谁_


〔系统〕本贴已被屏蔽,原因:内容太过恐怖,不适合18岁以下人士浏览。

――――――――――
我终于考完了!!!耶耶耶!!!
开心到吹雷安!
*这个里面雷总其实早就露脸了啦~

[雷安]突然

刀注意。
cp雷安,不逆不拆
(来自一名失猫铲屎官的悲痛)
我猫死的太突然了啊,突然到我以为它还活着。
――――――――――――――――――

  “我回来了,雷狮。”

  安迷修关上门,把自己的鞋子脱下,仔细的摆好,才满意地走到客厅。

  坐到沙发上后,安迷修才舒坦的叹了口气,自己这一整天的疲倦也随着叹息消散了。

  钥匙随意的放在茶几上,拿起一个有着小马图案的白色瓷杯,把茶壶中的凉水倒了一杯。

  雷狮当初看见安迷修用这么幼稚的杯子时,整整笑话了安迷修一个星期,导致全校的人都知道了学生会主席用小马瓷杯这个可笑的事实。

  安迷修一饮而尽,把衬衫的扣子随意的解开几颗,在沙发上摸索着遥控器。

  “遥控器呢?雷狮,你把遥控器放哪了?”安迷修正拿起一个抱枕,认真地找着遥控器。

  “雷狮?”安迷修这次抬头,又问了一次。

  又一次回答他的,还是空荡荡的房子。

  安迷修又忘记了,又忘记雷狮不在家。

  好吧,安迷修又把抱枕还原,先去插电视的插头,从电视上找到了遥控器。

  真是的,自己放那自己都忘了,还以为是雷狮。

  打开电视,还是那些无聊的肥皂剧,男主女主又一次误会,女主又一次离开,他们又一次的和好。

  这些让安迷修看的有点头疼,这些美丽的小姐们怎么都这么斤斤计较呢?

  索性直接看少儿频道,电视正好在放《小马宝莉》,安迷修笑了,站起身,走到冰箱前准备拿一个苹果。

  雷狮和安迷修毕业后确定关系,就开始同居,当雷狮第一次看见安迷修自己一个人抱成一团坐在沙发上,两眼发光地看着《小马宝莉》时,牙刷直接从嘴里掉到了地上。

  当安迷修一开冰箱门,他就皱紧了眉:“雷狮,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往冰箱里面放啤酒了啊。”

  以为那人不服才没回他话,安迷修下意识地瞪向了背后。

  还是那个空荡的房子,什么也没变。

  也没有雷狮。

  安迷修似乎想起了什么,自嘲的笑了,自己又忘记了。

  安迷修拿起一罐啤酒,走向阳台,电视还在吵闹着,里面放着的是《小马宝莉》的片头曲。

  夜风抚在脸上,安迷修的头发吹得有点乱。夜间,不知名的树林中传出忽远忽近的蝉声,月牙边散着淡淡的云。

  看着凄亮的月光,安迷修开了啤酒,猛灌一口,还没喝完一口他就被呛到开始咳嗽,紧锁着眉,眼角也有了一点泪水。

  “雷狮啊……”安迷修朝着那轮残月伸出手,苦笑道,“我还是傻啊,总以为你还在呐。”

  想起自己已经这样七年了,安迷修觉得这世上没有人比自己更傻了。

  “你死的太突然了啊,突然到我以为你还活着。”

〔雷安〕海盗头子的浪子回头

胖哒大大最想看的五个画面,我个渣渣决定默默的圈了雷安……
勇气可嘉。
@-胖哒Pandar-
丢脸了……
――――――――――
  “啊?!咳咳……等等,安迷修?他怀孕了?”雷狮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把手中的啤酒杯直接摔在甲板上,但是他嘴里的啤酒倒是全喷了出来。
  “你不要给我扯那些没用的,现在安迷修怀孕了,你打算怎么办?”凯莉在电话的那一头用及其不耐烦的语气说道,这一对一天天的真是多事。
  雷狮也觉得烦,这安迷修也是,早不怀晚不怀,偏偏赶上他出行的时候怀,他随便回了一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在消化了凯莉带来的这个消息后,雷狮所有的烦躁都化为了喜悦,他的安迷修,有了他们俩的孩子。
  “卡米尔,”雷狮扶了扶头上的海盗帽,说起来还是安迷修在他生日那天亲手做给他的,想到这他还是笑了,自己媳妇的手可真巧。
  “大哥,怎么了?”卡米尔正在驾驶着羚角号,回了雷狮一句。
  “沿路,返航。”雷狮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如同冬日的暖阳一般温柔。
  “是。”卡米尔也没问什么,反正只要是能让他大哥这么高兴,高兴到返航的,也只有安迷修了。
  ……
  雷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下了船,空着个肚子就往家跑,他跑的很快,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那人拥入怀中,和他唇齿交缠……
  雷狮的头巾在风中飘着,他的头发凌乱,到了家门口时,他突然停了下来。
  雷狮压抑住心中的狂喜,呼吸慌乱的如同他的心跳。
  他推开门,当初他喜欢上了安迷修,就开始追他,尽管安迷修一开始并不答应,可他最后还不是把安迷修抓住了,抓的紧紧的。
  他们的第一次,雷狮问他:“安迷修,你后悔吗?”
安迷修瘫在他的怀里,他吻着安迷修的泪痕。安迷修的神情有些恍惚,雷狮从来没有像这样深情过,他以为雷狮在开玩笑,笑着说:“我能后悔吗?我要是后悔你还不是要……”
  “我认真的。”雷狮紧紧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颈窝,他的信息素和安迷修的信息素混在了一起,这也证明了他已经标记了安迷修。
  安迷修也把头靠在他的胸膛:“我不后悔。”
  后来他们开始同居,除了雷狮出海的时候,基本时时刻刻腻在一起。
  现在安迷修怀孕了,以后他回来,推开这扇门,迎接他的不再只是安迷修一人了,还有他们的孩子。
  雷狮小心翼翼的走向厨房,一进门便闻到一股饭菜香,安迷修在做饭。
  当看见熟悉的背影后,雷狮那颗砰砰乱跳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他上前,从背后环抱住安迷修,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安迷修被他吓到了,小小的抖了一下,然后也就任由他抱着,因为他知道,是雷狮在抱他。
  “回来了?”
  “回来了。”

――彩蛋――
  雷狮的手不安分的在安迷修的肚子上摸来摸去,安迷修被他弄得有点痒,脸上爬满了红晕,打了一下雷狮那双不安分的手:“你干嘛啊?”
  雷狮咬住安迷修的耳尖,不怀好意的说:“我在摸我媳妇的肚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有个小雷狮。”
  吃完饭后雷狮像个孩子一样趴在安迷修的身上,耳朵贴着安迷修的肚子,安迷修被他弄得满脸通红:“哎呀你快起来,才一个月,听不到的……”
  雷狮抬头,狡黠的望着他:“那我就等,等你把他生下来,我就带他去航海。”雷狮站起来,坐在沙发上,抬起安迷修的下巴,把唇印在安迷修的唇上,小声说:“也把你带上。”

冻死在南极的白蝉党